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21集剧情

  齐王拜别皇上,如期离开京都,走之前,他再三嘱咐姜尚宫一定好好照顾他的母后。姜尚宫回去向赵贵妃如实回禀,赵贵妃牵挂心爱的儿子远走他乡,她情绪低落,茶不思饭不想,做活时扎破了手。萧定楷好意上前安慰,却遭到了一通训斥。萧定楷十分尴尬地呆在赵贵妃身边,一副无辜的模样。

  与此同时,陆文昔与陆文晋跟随李明安也离开了京都,萧定权关心地派出顾逢恩暗中护送,一直看着他们出了城。顾逢恩看着萧定权牵肠挂肚的模样,开玩笑说他不如亲自去看看,萧定权感慨万分,他与皇上达成一致,此生不会跟她有半分瓜葛。既然不能牵手一世,那就不如就此别过。萧定权没想到的是,陆文昔是一个十分执着的女子,她在半路与弟弟陆文晋话别一番,偷偷下了车,然后头也不回地返回了京都,陆文晋大喊着姐姐,哭成了泪人儿,只能期盼着早日与爹爹哥哥姐姐重逢。当李夫人发觉陆文昔不见了,赶紧派人去找,但一无所获。

  萧定楷和萧定棠同为赵贵妃的亲生儿子,却始终得不到母亲的待见,为了得到母亲的宠爱,他忍着过敏的痛苦,去吃萧定棠钟爱的食物。姜尚宫一向怜惜萧定楷,见他过敏起了红疹,不顾夜深出宫为他送药。就在这时,有人来报,有一位李府的仆役在外求见,定睛一看,竟然是女扮男装的陆文昔,她去无可去,只能先到萧定楷这里落脚。萧定楷感到十分意外,着实大吃一惊,陆文昔跪下请求萧定楷帮助自己入宫。原来,陆文昔曾听到李明安与夫人的谈话,知道自己父兄虽然暂免死刑,但最终命运如何,还要看以后东宫和李柏舟的较量结果,所以她才决定入侍东宫。萧定楷认为陆文昔是在胡闹,他决不答应她以身试险,更不愿看着她入侍东宫成为自己的嫂嫂,因为萧定楷已经爱上了陆文昔。

  姜尚宫在暗处目睹了这一切,等陆文昔离开时表态,自己负责伺候太子妃的人选,要想把陆文昔送进东宫并不难,但是萧定楷还是不情愿。

  萧定权的延祚宫一直在大修,皇上称礼部昨天跟他说延柞宫已经修好,决定让萧定权的婚宫在此举行。但萧定权却下定了决心,绝对不回宫去。宫人对萧定权回宫的事情议论纷纷,又说到萧定权与蔻珠的关系,蔻珠听到这几个人在嚼舌头,便狠狠地责罚他们去洗衣所干粗活。

  萧定楷为了让陆文昔知难而退,便让姜尚宫考为难陆文昔回答宫廷礼仪,只要陆文昔无言以对,自然就有了拒绝她来的理由。没想到陆文昔对姜尚宫的考问对答如流,姜尚宫问了一个题外话,太子是否会归宫,陆文昔十分肯定地回答说“不会”。姜尚宫对陆文昔的回答十分佩服,决定带她入宫,萧定楷急得团团转,姜尚宫只好承诺一定会把她归还的。

  半路上,陆文昔透露说自己之所以认为太子不会归宫,是因为在宫外密会大臣不会引人注目,她还认为,如果皇上真的借助太子来对付李柏舟,必然会对太子的请求予以恩准,同意不回宫。姜尚宫敬佩她分析得很有道理,不久来到东华宫,当日,太子与李柏舟将在这里面见皇上,讨论太子是否归宫事宜。姜尚宫非常想知道陆文昔的猜测是否灵验,如果无误,以后便可跟着自己做事。

 

鹤唳华亭第22集剧情

  户部尚书黄赐为皇上介绍太子婚礼所花费用,大呼修缮延祚宫已经耗资巨大,因此国库空虚,无法再在婚礼上花费。他想表达的意思是太子应该避免铺张,回宫举办婚礼为佳。说到这里,萧定权也立即针锋相对,认为延祚宫刚刚修好,自己住进去必定要添置家什,花销必不在小,太过奢侈。萧定权非常坚决,黄赐无言以对,皇上见状便准备同意他的意思,不曾想李柏舟又出言反对,称太子久在宫外居住,与外臣往来过密,难免招来猜测。李柏舟还拿出了去见萧定权官员的记录,企图以此证明自己所言都是事实,让他不得不归宫居住。萧定权坚决反驳,却被李柏舟多次打断。皇上的随从提醒道此举断不可行,太子如果还宫,想胜过中书令就难于上青天。皇上对李柏舟的嚣张也很反感,但忌惮他手握重权,势力庞大,也就没有翻脸。姜尚宫在门外到这一切,举头仰望,只见狂风大作。姜尚宫假意命陆文昔去延祚宫关注修缮进度,陆文昔明白她话里有话,马上来到正在修缮的延祚宫,自称是尚宫局的人,以避风为由,支走了工匠们,然后潜入宫中,用随身携带的香引燃了布料,火借风势,迅速蔓延。

  原来姜尚宫虽是赵贵妃的心腹,但与李柏舟积怨甚深,所以,她才会指使陆文昔去放火烧延祚宫。失火被人发现之后,皇上和萧定权、李柏舟等人赶紧跑出去,黄赐大叫着让人去救火,皇上却以风大危险为由,叫听了所有救火人的行动。

  宫中失火,陆文昔渐渐难支。等到外面没有动静,才打开房门逃命,她刚跑出去没几步,突然天降大雨,陆文昔顿时傻眼了,好不容易去放火了,却要被大雨阻挡。好在没有浇灭,一道雷电劈下来,反而烧得更加猛烈。萧定权满腹疑惑地望着燃烧的延祚宫,奇怪何人相助。

  延祚宫被毁,修缮如初至少需要三个月,萧定权回宫已经变得不现实了。李柏舟叫嚣有人故意为之,立即彻查此事,皇上却反应冷淡,一点不感兴趣,决定不再追查,只当是雷火所至。李柏舟无计可施,萧定权也不必回宫居住了。其实,皇上对失火原因也有所盘算,萧定权更是事先问了钦天监,何日会有大雷雨,故意在屋檐下放了引雷电的东西,这才导致发生雷火。

  赵壅事后埋怨李柏舟办事不力,担心幸免的陆英揭发自己干过的坏事,提出悄悄在狱中害死陆英。李柏舟决定先按兵不动,等太子完婚后再做打算。姜尚宫授意陆文昔以顾阿宝的名字进入东宫,陆文昔将宫内地形、礼仪背得十分娴熟。姜尚宫叹息陆文昔本来应是尊贵的太子妃,连赵贵妃见了都要尊敬。陆文昔心中隐隐作痛,她与萧定权以后只能是陌路人了。

  陆文昔给萧定楷讲述自家兄弟姐妹情谊深长,萧定楷很是羡慕,感叹自己从未有过如此感人的兄弟情,萧定楷很希望陆文昔能够明白自己的心意,却惊讶地发现陆文昔随身带有萧定权私印,勾起了陆文昔伤心往事,自己曾答应卢世瑜,将此印物归原主,可是她却没办到,却接二连三地害了许多人。

  张念之出阁在即,弟弟张绍筠和妹妹张颂之很不消停,张念之惧怕以后的深宫生活,不愿意深陷盘根错节的宫廷斗争,不由得惶惶不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