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23集剧情

  陆文昔已经化名顾阿宝进宫,张绍筠认为她很美丽。萧定权大婚之日,张尚书向女儿跪拜,行对太子妃的礼节,张尚书之女张念之不肯嫁给太子,不断哀求爹爹,说自己很害怕,张尚书让她赶紧擦掉眼泪,不要失了仪态,全家人的安危都在她手里了。可是张念之还是说真的很怕,张绍筠赶紧劝姐姐,声称要是姐夫敢欺负她就说一声,他这个当弟弟的一定会替她出头的。张尚书狠狠地瞪了张绍筠一眼,两人退下后,张念之询问顾阿宝是否见过太子,太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萧定权到达了,张尚书和张绍筠赶紧去迎接。同样,萧定权也不愿意忍痛割爱,仍想念着陆文昔,一脸非常不高兴的样子。张绍筠跪拜的时候发现太子竟然是过去考试被自己奚落的人,吓得慌了神儿,连忙道歉说多次冲撞了太子,请他不要迁怒于姐姐,姐姐从来没出过门,胆子特别小,从小教育自己做个好人。张尚书赶紧哄走了儿子,责怪他扰乱了婚礼,向太子保证一定会对儿子不懂规矩严加惩戒,萧定权根本无心计较这些小节,整个过程一言不发,面无表情。

  张念之见到太子勉强一笑,但见太子没有表情,于是赶紧收起了笑容。顾阿宝为太子侍奉时,太子望着她,突然想起自己曾对陆英的话语,当时他说虽然没有见过令嫒的真人,但能感觉到就象山水一样美,非常羡慕能够见到她的人,希望与她不要只是一种回忆,希望她再等等自己。顾阿宝被太子直看得低下了头。

  顾阿宝给萧定权做结发礼,但满眼都是对他的喜爱之情,迟迟不忍心剪掉头发。姜尚宫看出她失态,连忙叫了一声她的名字提醒她,她一慌,把剪子掉在了地上,被姜尚宫喝令退下。太子妃一脸的责怪。

  繁琐的礼节终于结束了,太子和太子妃终于迎来了安静,两人陌生地呆坐在床边,还是太子先打破了僵局,淡淡地告诉她不要害怕,不管她的父亲、兄弟是谁,只看在她是自己的结发妻子上,一定会对她好的。太子妃也告诉太子,刚才有个宫人透露了太子的人品,说太子是个很细心的人,长得好,声音好,一手好字,很有才华,很温柔、体贴。所以她不怕,以后出现什么情况也不怕,因为有太子在。

  顾阿宝在外边看到两人交谈的身影,心中不是滋味,姜尚宫看出心思,就叫她当晚守夜。次日晨,顾阿宝等众人开始为太子和太子妃洗漱,太子拉了一下床帐,很不想这样让人看到自己和太子妃刚起床的样子。顾阿宝为太子穿衣时,太子问是不是她告诉太子妃自己的概貌,顾阿宝承认了,太子进一步问她是怎么知道,顾阿宝回答说这是她心中的丈夫标准,想必太子这样的身份一定也是这样的。太子又询问好象在哪里见过她,听声音很熟悉,顾阿宝回答说是在行宫,那日她曾冲撞了太子。

  长州外战场上,顾承恩带援军支援,却也被围困,和父亲联系不上,叫部将回长州求援,自己抵抗敌人。

  一日,太子一进门就念了一首赞美太子妃的诗,太子妃不知道诗歌的含义,于是请教顾阿宝,顾阿宝也不知道,太子没做解释,只是说想来看太子妃一下,还亲切地为她描起了眉,太子妃心里很是温暖,但顾阿宝在一旁看得很不是滋味。突然王翁来报,由于只是耳语,众人都听不到汇报内容,只见太子立即放下手中的笔,匆匆地出去了。顾阿宝也正想退下,太子妃叫住了她,她看出了顾阿宝是知道刚才诗歌的含义,顾阿宝解释说这首诗在夸人美,满屋子的美人只见一人美,太子妃听后很是欢欣,又问顾阿宝诗歌的出处,原来是上古时期少司命里的句子,他专门管理着人的子嗣,说到这里太子妃不由得心起涟漪,赶忙端详自己的容貌起来。还告诉顾阿宝说她说的很对,太子是很不错的人。顾阿宝关心地询问太子妃刚才王翁耳语的什么,听说有军马两字后紧张起来。

鹤唳华亭第24集剧情

  长州外围的紧急军报传来,顾逢恩慌忙闯入宫中,十分牵挂父兄的安危,当他得知父兄都已经找不到位置时,不禁心急如焚,马上请求准许前往长州。皇上经过再三考虑,没有同意顾逢恩离开,还让萧定权监督他,如有闪失按同罪处理,萧定权当即从命,皇上陷入沉思,不理解苦心经营的军队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身边人分析道,可能是战马的原因。皇上更加不解,不知好端端的战马到底出了什么差错。

  原来,这件事都是李柏舟和赵壅造成的,就在此刻,利欲熏心的赵壅还在指使手下在肆无忌惮地贩卖战马,不曾想到被周从宪发现了,虽然没有抓到证据,但描了画像全城通缉。李柏舟发现自己和赵雍干的勾当败露了,乱了阵脚,指责赵壅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就不顾大局,赵雍说反正彼此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了。再三埋怨李柏舟,都怪他对陆英手太软,才让自己不好办了。毕竟陆英知道的事情太多,留着他只会夜长梦多。李柏舟听闻此话,眼中露出杀气。

  顾逢恩心焦父兄,但萧定权严守圣旨,坚决不放他前往长州,顾逢恩实在沉不住气了,生气萧定权光怕被自己连累,一点也不考虑他的感受,把心中的烦闷都倾泻在萧定权身上。

  到了晚上,顾逢恩通过练剑发泄不满,却遇到许昌平突然前来,唆使顾逢恩前往长州。顾逢恩非常疑惑,许昌平历数了顾思林和顾承恩立下的战功,指出顾家的功名不是系在孝敬皇后的裙带上,而是顾家父子一刀一箭从枯骨上挣出来的!顾逢恩听不惯许昌平,把剑架在他的脖子上,没想到这许昌平一点也不怕,反而讽刺道,若是没了军功,顾家就什么也不是了。如果没了顾家,太子就失去了支持,不能坐稳储君位置。所以,顾逢恩在不能考取功名的情况下,只有去长州才是唯一的出路,否则,顾家就真的没落了。顾逢恩虽然不知许昌平的来意,但这番话却让他觉得很有道理。

  另一边,陆文昔和太子妃相处融洽,学起了诗句。这时,萧定权进来笑着握住太子妃的手,还将头枕在她的膝上,陆文昔见状很难为情,将身子转了过去。此时有人来报,称顾逢恩往宫门方向去了,萧定权不由感叹,表哥最终还是离开了京都,便准备穿衣骑马去追。没想到事情一个接着一个,王翁又来急报,有人在狱中欲对陆英父子不利!

  萧定权大惊失色,急忙写了密条,派陆文昔交给张陆正,命令张陆正前去刑部搭救陆英。陆文昔担忧父兄生死,她马上动身,没想到却没有找到张陆正。陆文昔无奈之下,独自直接去了大狱,这才发现父兄脱离了险境。原来,张陆正和张绍筠已经去了大狱,这才救下了陆家父子,随后,张陆正将这二人转移到了安全地方。

  萧定权将派走了陆文昔以后,独自则去追回顾逢恩,结果一见面就发生了争吵,两人打了一架。气消之后,两人坐下安静谈心,顾逢恩聊起自己曾发誓辅佐萧定权成为明君,因此,既然他无法通过科举取得功名,就必须去长州取得战功,才能力保萧定权坐稳位置。萧定权被顾逢恩的真情感动,最终私自放走顾逢恩出城,还将自己的御马相赠。就这样,两人就此告别,只希望后会有期,来日方长。

  赵壅与李柏舟没能害死陆英父子,无奈只好另想计策,突然,赵贵妃故意在皇上面前建议举办马球比赛,皇上欣然应允,萧定权心中不免叫苦,因为他已经没有了御马。太子妃很为夫君着急,便向张绍筠建议办法,希望找来一匹跟御马相似的马应急。张绍筠立即按照姐姐的意见去办,在萧定权面前更是毕恭毕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