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27集分集剧情介绍

  萧定权代政彻查贩马案 李柏舟诱供栽赃萧定权

  皇帝最终同意萧定权彻查军马贩卖的事情,声称必须有个交代,如果没有调查出真相会追究到张陆正、太子甚至更多人,他们既是父子,但他们首先是君臣,萧定权询问父皇,自己在他心中到底是什么位置。皇上回复他,在自己心中萧定权什么都不是,只是这个国家的储君。所有皇帝有时候会迫不得已做出一些委屈太子的事情来。萧定权终于明白原来在父亲心里一直有他的位置,但是有很多时候皇上也是无奈,于是他跪着立下军令状,保证一定不会让他失望。

  萧定权回到卧房,看到太子妃一直在绣着婴儿用的肚兜,他为前一日的冲动说出的话道歉,太子妃根本没往心里去,她已经全心全意扑在太子身上,无论萧定权是否要肚里的孩子她都毫无怨言,萧定权解释说以前是没有做好当父亲的准备,不愿意看到孩子长大之后与他的关系像皇帝现在和他的关系一样。但通过今晚父亲与他掏心窝子的一番话,他又对父子关系充满了信心,所以他决定还是要下这个孩子。

  次日,皇帝因为身体欠安而去行宫休息,决定让萧定权临时摄政,李柏舟辅弼太子。萧定权第一次坐在龙椅,李柏舟没好气地挖苦萧定权要量力而行。萧定权却不以为然,萧定权打开皇帝临走时交给他的嘱托,皇帝让他务必在此期间处理好军马的事情,否则等他回来后就会面对天下百姓,到时候也无力救他了。紧攥着皇帝给他的书信,萧定权打算严肃处理私贩军马的案子,与李柏舟分庭抗礼。

  齐王妃悄悄送了书信给萧定棠,听到齐王妃暗示京城形势有变,他当即率众人策马回京,有将相拿着皇太子的手谕拒绝萧定棠入京,萧定棠的手下开始反抗。

  安平伯派手下用重金贿赂走知道军马贩卖内情的人,但是很快太子就找到线索上来了,为了不被发现罪证,安平伯让手下将知情人灭口。

  萧定权当了监国很是兴奋,提出要和太子妃一起下棋,太子妃坦言自己不擅长下棋,委托陆文昔替她下棋,陆文昔十分睿智,在棋中提醒萧定权一定要稳固后方,尤其是尚胜局。萧定权恍然大悟,他差点忘了身边最近的人,越是在关键时候越容易惹出事端,于是深夜离开去安排布局,太子妃不明其意,只怪阿宝下棋时不知道谦让太子。

  李柏舟畏惧萧定权步步紧逼,于是命令京畿道的人想方设法从张绍筠的嘴里问出有力的证据。深夜,张绍筠被一个神秘人带到朝堂之上,原来是老熟人杜工,还关心地给他上药,张绍筠就没产生什么怀疑,那人假传太子口谕,哄骗张绍筠在第二天按照他的供词说。

  朝堂之上,萧定权亲自提审张绍筠,张绍筠没等他开口便主动供述,谎称自己是在按照前一晚萧定权叮嘱他的原话说,他是在京卫骁骑买的马,萧定权闻听之后立即命手下去搜,李柏舟此时上前建议,应该把宫内没查到的所有地方都再查一下,包括殿下的东宫。太子无法推托,只得让侍卫去查,一直到了天黑的时候,侍卫汇报了查验的结果,京卫并没有搜出什么,但在东宫那里出现了军马与账目不符的现象,此言一经传出,有人开始议论纷纷,认为太子存在嫌疑。张绍筠这时却还浑然不知,一直声称是在京卫发现的。

鹤唳华亭第28集分集剧情介绍

  萧定权命人拘押萧定棠 太子妃求萧定权救张绍筠

  夜色正浓,萧定权一个人伫立在廊上,太子妃走过来,为他加上外衣。萧定权深情地揽太子妃入怀,让她什么都不用操心。太子妃十分豁达,她并没有因为家里的事向丈夫求情,还明确表明心意,如果萧定权喜欢陆文昔,自己不会任何干涉。萧定权立即澄清,和陆文昔之间毫无私情。太子妃坦然地望着萧定权,她心里明白,陆文昔与萧定权很是投机。

  李柏舟深夜会见陆英,故意聊起军中有年龄不到五岁的军马,并且这些军马恰好曾经过陆英之手,如今军马被人做手脚,又适逢在东宫卫被发现,很希望陆英作证,指控太子贪渎军马充实东宫军备,结果却不巧被张绍筠偷了马。陆英非常正直,断然拒绝了他的小人伎俩,但却遭到李柏舟的威胁,声称陆文昔和陆文晋将有危险。陆英被他的土匪作风气得浑身发抖,他昏昏沉沉地回到大狱,意外地发现萧定权在等自己。萧定权立即对陆英说明一个重要信息,骁骑卫中饲马的人突然减少了,情况非常反常,于是派人去调查,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陆英心中很是焦急,他心里很清楚,如果萧定权调查还没眉目,如果自己作证指认军马,萧定权的地位就危险了。然而即便如此,萧定权还是请求陆英明日在朝堂上实话实话,指认军马,只有这样才能彻查此案。陆英佩服地向萧定权叩拜,一边的陆文昔则将头深埋,不想爹爹和哥哥认出自己。

  陆文昔总算与萧定权出了大牢,两人谈起家人亲情,萧定权心事重重,虽很想见到父皇,但是又不敢见到,更怕父皇对自己失望。陆文昔看着萧定权难过的神情,她很清楚,萧定权不单是希望得到父爱,也是怀念卢世瑜,所以,他更不能让逝去的老师失望。

  次日,陆英如期到场指认军马,李柏舟信心满满,满脸得意。陆英上前认真辨认,他直言不讳告诉大家,张绍筠所贩的马匹确实是送往前线的军马。众臣一片哗然,一致认为该把此事禀报给皇上。李柏舟却执意让陆英马上画押,以免他突然反悔。张陆正对此表示坚决反对,李柏舟认为张陆正没资格说话,因为他是本案的当事人。萧定权也就没有理由为张陆正撑腰,张尚书生气地离开了大殿。就这样,陆英还是签字画押,而萧定权派去调查饲马的人也毫无结果,案情陷入僵局。李柏舟的阵营迫不及待地去行宫向皇上汇报,突然,萧定权的手下急忙赶来,报告说有几个人往西山田庄偷牵了三十匹马,企图诬陷太子,这些人都是骁骑的军士。陆英立即上前辨认,对这些马匹确认无疑。李柏舟气急败坏,本想反对,但他刚刚又称赞过陆英辨马准确,此时也就无法推翻。

  由于骁骑军士隶属萧定棠统管,萧定权便马上命人拘押萧定棠,将其带到皇上见面。皇上怒斥萧定棠,李柏舟见事情败露,立即把所有事推到赵壅身上。皇上下旨立即逮捕赵壅。杜蘅没有跟李柏舟的心腹们一起前往行宫,他对自己曾经背叛萧定权的行为感到十分后悔,跪倒在地乞求萧定权原谅。萧定权念在杜蘅也是看着自己长大的,便没有继续责备。

  太子妃不忍弟弟出事,只好恳求萧定权救张绍筠一命,萧定权看着太子妃可怜楚楚的模样,只好点头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