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29集分集剧情介绍

  赵壅招供诱导张绍筠买马 姜尚宫下药给太子妃

  蔻珠看到萧定权让陆文昔为自己整理腰带,不由得心生妒火,十分厌恶陆文昔。另一边,李柏舟命人把赵壅和张绍筠押上来一起审问,张陆正问赵壅的府上埋有贩马者的尸体作何解释,赵壅对此表示毫不知情,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正在此时,萧定权来到这里,正想对赵壅用刑,却碰到李重夔带着皇上的口谕前来,不允许萧定权对赵壅用刑。听到这里,赵壅不由得得意起来,耻笑萧定权对自己无可奈何。萧定权对这个消息只是有些意外,但又随即开始审问起来,认定张绍筠有伙同贩卖军马的嫌疑,按照律法应该杖责八十并且处死。张陆正很是心疼儿子,但也没有办法,萧定权随后令人把张绍筠拉了下去。

  萧定权摆出一幅大公无私的样子,下令对赵壅用刑。李柏舟怕赵壅受不了后牵扯出他,想阻拦但是没拦住,萧定权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日后向父皇请罪,今天也要把赵壅审出来。果真,赵壅没过几下板子就承认那两名死去的贩马者是自己的家奴,还承认派人到赌场引诱张绍筠买马。萧定权继续质问赵壅从哪弄来的军马,赵壅却诬陷说从东宫卫偷的,于是立即挨了一杖,赵壅鲜血四溅,哭喊着求饶,仍然坚称什么都不知道。萧定权又开始给赵壅上夹棍,直到赵壅疼得晕了过去,萧定权才罢手,先给赵壅看伤,等恢复了再审。

  庭审告于段落,张陆正求萧定权饶恕张绍筠一命,因为他是自己的独子。萧定权说无辜的人不只是他儿子一个人,一切只能看皇上的意见。彻底绝望的张陆正去大牢探望儿子,张绍筠已经被打得气若游丝。张陆正随后走出门去,却与李柏舟不期而遇。李柏舟提出让张陆正跟随自己,张陆正摆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不予理睬。

  萧定权为了让太子妃放心,带着张陆正探望太子妃,让他告诉太子妃张绍筠无恙。可是太子妃还是不放心弟弟,让陆文昔亲自去大狱中看看情况。得到萧定权的同意后,陆文昔便带着药去见张绍筠,张绍筠身负重伤,一见姐姐亲手缝制的衣服,脸上露出了笑容。陆文昔背对哥哥,不敢让他看到自己的脸,匆匆离开了。

  陆文昔走出大牢,尚宫在太子妃的药汤里放了不孕药,陆文昔刚好撞见,尚宫称并不是给太子妃的药汤,而是给她的。陆文昔不解,姜尚宫解释道,一旦太子妃腹中的孩子出生,天下就会大赦,到时候,张绍筠就不会死了,而萧定权只要让赵壅供出李柏舟,张陆正就会取而代之,成为下一个中书令,羽翼丰满的张陆正定会发难陆英,因此只有打掉太子妃的孩子才能保住陆英。

  陆文昔一时没主意,只好拿了药先回再说。太子妃服下药入睡,陆文昔去见萧定权,她知道张绍筠最晚要在秋决时被处决,便想问问萧定权作何打算。萧定权嘱咐陆文昔,说皇孙诞生会有大赦,所以在此之前一定要瞒着太子妃外边的事情,太子妃偷听到了,质问道在瞒着她什么,秋决是什么意思。太子妃绪激动,马上突然腹痛起来。

鹤唳华亭第30集分集剧情介绍

  太子妃流产陆文昔被人陷害 李柏舟害死赵壅使线索中断

  萧定权立即叫来了太医,可太子妃的孩子还是流产了,她伤心欲绝,比起失子之痛,更生气萧定权欺骗了自己。张陆正只能在门外劝导女儿保重身体,太子妃哭得万分难过,皇孙没能诞生,大赦无法实现,张绍筠的性命不保。太医经过勘验汤药,指出里面被人掺了东西,经过调查,熬药的人包括几个杂役和陆文昔。萧定权马上把陆文昔等人抓住审讯,陆文昔反应不及。

  萧定权与张陆正一起找赵壅,赵壅渐渐恢复,伤也好了很多。萧定权正告赵壅,只要他供出幕后是谁,就饶他不死,可赵壅顽固地捂住耳朵。萧定权一看马上来气,假装继续对赵壅用刑,赵壅只好妥协。萧定权语重心长地劝说赵壅,休怪自己要对他下手狠,都怪他把自己给人家当枪使,就算赵壅为了保萧定棠,萧定棠的命也是握在自己手里,只有自己才有权力处置他。赵壅听后十分不安,萧定权进一步说道,他还完全可以让被抓的骁骑营的人供出是萧定棠策划,一定让李柏舟和赵壅都罪责难逃,最终萧定棠还是难逃追责。赵壅承认自己斗不过萧定权了,他委屈表示确实不知道军马的数量,更不知道藏匿的位置。萧定权看样子赵壅没有隐瞒,就要求赵壅在下次审讯时供出李柏舟即可,然后让赵壅写下认罪状并签字画押。

  张陆正看着萧定权审问赵壅结束,又想起自己的儿子还身处险境,情不自禁跪下恳求萧定权放过被牵连的张绍筠一命。可是萧定权大义灭亲,任由哀求也不肯网开一面,张陆正顿时感到崩溃了。此时王翁向萧定权汇报,经过严刑审讯陆文昔两个时辰,但是什么也没问出来。

  萧定权去见陆文昔,只见陆文昔面目全非,遍体鳞伤,地上满是鲜血,可她眼中充满坚定,她承认自己确实想给太子妃那副药,但是没有去做,而是把那副药扔进火中了,因此还不小心烧伤了自己的手臂。萧定权不相信她的话,这时,蔻珠拿来一包草药,证实它来自陆文昔的房中。陆文昔恍然大悟,这才知道自己被人陷害了,但是他并不想为自己解释什么,因为萧定权此时也不会相信。萧定权见她不开口,生气地离开了,不允许陆文昔再吃任何东西,直到她说出实话为止。入夜,太子妃告诉萧定权相信陆文昔的为人,无论如何决不是陆文昔毒害自己,可是萧定权依然坚持原则,绝不会对陆文昔讲情面。

  另一边,张陆正为了保儿子不死,只好再与李柏舟合作,竟然把赵壅的认罪状拿给李柏舟,希望得到张绍筠的平安。紧接着,李柏舟又去找杜蘅商议,指使杜蘅害死赵壅,只要赵壅一死,萧定权就死无对证,并且打死皇亲国戚罪责难逃。杜蘅很后悔,要是当初就没有收下李柏舟的贿赂,也不至于落到任人摆布的田地。次日,赵壅被带出审问,他却突然反悔,表示一切都是自己一手制造的。把萧定权气得下令大刑伺候,发现赵壅突然口出鲜血,最终气绝身亡。

  另一边,陆文昔受尽酷刑,却发现萧定楷突然派人悄悄送来食物,还说自己可以帮助陆文昔离开。可是,陆文昔认为自己不能离开,否则,本来无辜的她就坐实了谋害太子妃的罪名。

  这时,萧定权推门而入,陆文昔来不及藏起手中的吃食,萧定权苦笑一下,没有追究,他拿着酒瓶自顾自地饮酒,感慨自己最终还是功亏一篑,连带着拖累了夫人和孩子。此时,萧定权很想知道,陆文昔到底为何会来到自己身边,陆文昔倔强地没有回答,只是否认毒害太子妃。萧定权无奈地叹气,他马上就要去行宫向父皇请罪,此行恐怕不会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