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7集剧情

  事情过去之后,考生也被释放,卢世瑜突然发现一间考房没有考生、考号,不由得心里一惊。另一边,皇上认真对照卢世瑜的原书和造伪的笔迹,他清楚仿造得如此逼真只有卢世瑜本人做到。不久,皇上又发现天字四十号和四十一号之间有一间无号空房,从天字四十一号起,至玄字十号止,所有的号房都比之预先往后错了一位。

  至此,卢世瑜才意识到,萧定权在科考前夜来看望自己,就是为了创造机会,等着萧定棠和李柏舟进圈套。萧定权此时来见卢世瑜,卢世瑜用戒尺打了他。更让卢世瑜生气的是,他用老师教授的书法伪造笔迹,不顾老师平时对他的做人教导,诱惑许昌平和赵叟犯案。不希望他整日陷于权斗,更不希望他违背一个君主的品行。

  鉴于以上情况,卢世瑜决意离开,告戒萧定权一定要好自为之。太子希望老师不要离开,他承认错了,他急的泪流满面。

  入夜,萧定权向父皇请安,见到了李柏舟,不由得一惊,原来李柏舟并没有被刑部抓起来,他看见父皇的书案上摆着卢世瑜的真迹和自己的伪书。连想起卢世瑜的话,他已经猜到父皇识破了自己,于是他只能静观其变。

  皇上命人将考场座位分布图拿来,发现空了一间房,整个考场顺序都往后错了一位。皇上称出现一间空房,是因为天字四十号顶棚漏雪,无法使用,李柏舟才命人把号牌重新往后挂了一遍,而萧定棠给许昌平的信里曾提到,让许昌平把事先做好的考题放入天字四十八号和天字六十号,可是按照实际的座次,应该是天字四十九号和六十一号,那么,这考题其实本不应落入顾逢恩和陆文普手中,如此说来,顾陆二人完全可以撇清嫌疑,可萧定权今天上演这么一出,反倒让事情变得难以收场,难以自圆其说。

  萧定权恍然大悟,对皇帝说是李柏舟先命人放进考题,再命人错号,这是载赃。萧定权说诬陷朝臣是死罪,皇帝让他站在后边去,认为他再任性下去,卢尚书早晚死在他手里。毕竟是萧定权先设下的圈套,才会棋差一招,被对方暗算,更糟糕的是,萧定权还仿造了一份卢世瑜的笔迹,这就是无法解释的铁证,如果公布于众,萧定权就会成为陷害亲王大臣的奸佞小人。如果李柏舟纠住不放,其罪名足以废储。

  萧定权无言以对,李柏舟为官多年,萧定权根本不是对手。皇上想找个人替太子背起来这个罪名,这人就是卢世瑜。原来,卢世瑜重新写了一张字,把萧定权写的替换下来,这样就能承担泄题的所有罪名。

  萧定权跪在父皇面前,哭着承认了所有罪名,大叫与卢世瑜没有任何瓜葛,希望保住卢世瑜性命,答应萧定棠留在京都,以便让李柏舟作罢。皇上生气萧定权竟然为了一个外人而不顾地位和尊严。萧定权倾诉身边没有几个爱自己的人了,卢世瑜是爷爷那一代留下的唯一一个老师,曾教育自己十五年之久,所以不惜一切代价,力保老师没事。

  见此状,皇上只好同意了萧定权的恳求,责令卢世瑜辞官还乡,永不续用。萧定权心中愧疚,于是带着卢世瑜的家乡菜来告别恩师,他清楚此一别恐怕再无相见之日。

鹤唳华亭第8集剧情

  卢世瑜见萧定权不再反对自己归乡,便意识到他已经知晓整个事情的经过。萧定权不舍地离开,独自走到一个街头的角落失声痛哭。此时,顾逢恩十分怅然地走来,他觉得自己也有责任在里面,如果听从太子的意见没去考科举,也不会出现这一系列事件。萧定权已经无心责怪顾逢恩,现在他只希望逢恩不要再离开自己身边,眼看最爱的恩师离去,他实在无法再承受其他亲人的离去。就这样,这次事件就此收场,萧定权最后将一切罪名推在赵叟头上,平息了此事。

  与此同时,萧定棠的外公安平伯赵壅抵达京都,见到了萧定棠和李柏舟,还有许昌平竟然也到达了现场。原来,许昌平从一开就是李柏舟的人,精心设计的考场错号布局就是许昌平的杰作。许昌平的头脑深得李柏舟的欣赏,可许昌平却为人低调,他私下里来到大牢为赵叟送行,赵叟匍匐在地,感叹对许昌平这个旧主的后人,自己已经不能再为他效劳了,衷心希望许昌平以后多保重。

  张榜公布的日子如期到来,顾逢恩翘首以盼这天很久了。他再三央求萧定权一同看榜,可萧定权还深陷于这次科考的种种心痛,始终不愿动身,听顾逢恩说陆文普会带着妹妹陆文昔去看榜,萧定权立即打起了精神,兴冲冲地出门了。顾逢恩果然如自己所愿,金榜题名,可萧定权无心高兴于此,他一直都在寻找陆文昔的身影,当他得知陆文昔当天压根没有来看榜,气得他追打顾逢恩起来。

  考试就是这样,有人金榜题名,就有人名落孙山,张绍筠自以为才华出众,但却是个名副其实的无能之辈,最终落榜。顾逢恩低声向萧定权开玩笑,若是张绍筠都能考中,那就是个天大的笑话。张绍筠听到后,生气受到别人取笑,便气不打一处来,找考得不错的陆文普撒气,指使他人将陆文普推到池塘里。萧定权实在看不惯张绍筠如此嚣张,他立即出售将备受欺凌的陆文普救上来,可是张绍筠还是不肯就此罢休,高调宣扬自己的姐姐就是未来太子妃,炫耀这是武德侯的意思。萧定权实在忍无可忍,一脚把他踢进了水里,让他也尝尝落汤鸡的滋味。

  卢世瑜仍未动身离开都城,他收到一个消息,武德侯想让刑部尚书张陆正之女嫁给萧定权。卢世瑜不由得感叹着,他清楚武德侯的良苦用意,历数朝廷六卿,也只有张陆正还没有归附李柏舟,所以,必须赶紧阻止张陆正,以免六卿都成为李柏舟的人。

  萧定权不了解和张家女儿的婚事是真是伪,想到张陆正也是卢世瑜的弟子,他便来到卢世瑜家中,想询问此事,没想到却看见正在卢世瑜家里帮忙晒书的陆文昔。陆文昔露着白皙的胳膊,背影在阳光下非常好看,萧定权禁不住傻了眼,等陆文昔察觉有人回过头来,才又慌又羞地拽下衣袖。萧定权知道女儿家害羞,他便与陆文昔隔着一道屏风聊天谈心,那屏风上是陆文昔所作的山水画,两人很有共同语言,聊得很愉快,尽管萧定权一直没有见到陆文昔的真容,但还是对她无比喜欢。

  卢世瑜思考许久,觉得不宜让张氏女成为太子妃,因为张陆正有能无德,倘若此人以后成为国丈,只能成为萧定权的阻力。其实,卢世瑜心里还有一个喜欢的人选,那就是陆英的女儿陆文昔。卢世瑜并不知情,萧定权和陆文昔已经如同情侣一般,相互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