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9集剧情

  陆文普回到家中,父亲陆英进京不久,看到儿子满身泥泞十分狼狈,心中多少有些不高兴,陆文普怕爸爸担心,谎称自己不慎掉落池塘。接着,陆文昔也赶到家,高兴地围着父亲谈论不休,而陆英的表情却很平淡,他唤退了儿女们,因为李柏舟到陆家拜访,李柏舟一边假意夸奖陆家子女,一边有意带出张绍筠戏弄陆文普的经过,以此点燃张陆正和陆英的宿怨,制造张陆二人的矛盾。陆英几度想岔开话题,李柏舟却偏偏往这个话题上引,透露陆文普之所以被卷入泄题风波,罪魁祸首是拜萧定权和卢世瑜,他们一手制造了泄题事件的惊天阴谋。

  陆英不愿相信李柏舟的话,李柏舟继续讲述,泄题事件本是一件大案,可最后却草草了结,只有卢世瑜请致仕的奏疏刚刚送到了中书省,这说明卢世瑜和萧定权心虚,所以陆文普也是受害者,着实让人心疼。陆英思考着,李柏舟继续说道,快要为太子选妃了,陆英被问可知是谁。李柏舟透露如今朝中有传闻,萧定权即将迎娶张陆正之女,到时候,张陆正的势力将更加庞大,一定会对付陆家,而陆家若想与之抗衡,投靠萧定棠是最佳选择。

  紧接着,李柏舟说出自己此行的原因,萧定棠有意纳陆文昔为侧妃,特意委托他来说媒。陆英感到事情突然,赶忙推脱要考虑几日。接着,陆文昔将萧定权的披风带回家中,被哥哥再三取笑,兄妹俩相互打趣,最小的弟弟陆文晋也跟着嬉戏,虽如此,但陆英却愁眉不展,不知该如何回复萧定棠。

  李柏舟复命时告诉萧定棠,陆英心里一直有个遗憾。当年陆英被排挤出京,恰逢夫人刚产下幼子,屈从他到那穷山僻壤为官,没过两年就生病过世,悲痛中的陆英便把对夫人的思念都放在儿女身上。李柏舟说陆英不好对付,不如化敌为友。

  陆文昔前一日跟萧定权约好,要一同去大相国寺会面,受到了陆文普反对,陆文普心有不安。陆英应允之后,陆文昔高高兴兴地出了门。陆文普推断出萧定权的太子身份,他将妹妹与萧定权日久生情的情况透露给了父亲,陆英惊讶女儿和太子原来早就认识。

  萧定权最终没有等来陆文昔,等来的却是陆英,陆英双手归还萧定权的披风,并表示有事相求。萧定权与陆英谈话,说望可望之事,待可待之人。此时,陆文昔闷闷不乐地坐在马车里,原来,陆英听了陆文普的话后,马上追回了女儿,告诉陆文昔,不要与贵人再见面,没有缘分。

  入夜,萧定权向父皇请安时见萧定棠也在,正为父皇沏茶,赵贵妃也在一旁,三人其乐融融,父皇十分慈祥,萧定权不知道该在还是该走。皇上发现了萧定权,让他也入座,萧定权也带了茶叶,要为父皇点茶,可皇上却表现得非常冷淡,与对萧定棠的态度形成了鲜明对比。

  赵贵妃向皇上建议为萧定棠设立侧妃,推荐了陆文昔。皇上喝了一口萧定权的茶,但很快又吐了出来,萧定权马上跪下,表示茶是安平伯与边民交换战马的官茶,关于它的情况,陆英可以向皇上说明,人就在殿外。

鹤唳华亭第10集剧情

  萧定权和皇上心里都清楚,茶马政事关国力走势、国运吉凶,举足轻重。一日,陆英向皇上汇报,此次长州战事所需战马事务皆由其掌管,由于长州离蜀地较近,因此都是由蜀地将军马就近送到前方。安平伯赵壅的钦差富春以收取官茶为名义,肆意掠夺百姓茶鱼,引发当地民众怨声载道,不仅如此,富春还仗着天家之名,将强刮来的民茶高价卖出,远高京都以前的市场价格,送往蜀地的茶叶被发现却是陈茶,而且十分细碎,时常不足分量,激怒边民心中怒火,也让博马之政等同瘫痪。皇上听着听着,表情越来越凝重起来,没想到还有如此严重的事情,更没想到自己身为一国之君竟然对此毫无知晓。陆英继续陈述,他就以上情况曾数次上奏本至中书省,但都没有回复,不了了之。就目前情况来看,皇上只能认为是李柏舟有意隐瞒不报,陆英感到很无奈,于是将之前上奏的奏本的副本呈给皇上,让皇上明辨是非,皇上一看之后龙颜震怒,陆英赶忙小心谨慎地解释,自己之所以恳请太子殿下转达皇上,就是因为奏本一直没有回音所致。

  皇上示意太子离殿,随即宣李柏舟等相关人员觐见,陆英在门口遇见李柏舟,对那天他的求婚进行了表态,不愿意将女儿陆文昔嫁给萧定棠,李柏舟听后十分不悦,进见皇上后发现皇上大发雷霆,明白了自己即将面临的难关。在皇上不断的暴怒和训斥下,李柏舟一再表明全是因为自己事务繁忙,才导致奏本无暇过目,皇上十分愤怒,越说越气。安平伯不知何故,肉袒自缚于宫前请罪。皇上震怒,指责道事涉战事,竟敢渎职。这时,李柏舟趁势为其辩解,请求开恩,并提及如今军马还没全部到齐,拨款买茶市马才是当前要做的重中之重。

  说到这里,候在一旁的户部尚书黄赐顿时惊慌失措起来,本来宫中就已经开销巨大,户部再也无法支付买茶市马的巨大费用。皇上看着匍匐在地的黄赐,知道他也是无可奈何,便也没有再追究他的责任,打定主意由自己去筹措银两,弥补这个大空缺。

  皇上驾临赵贵妃宫中,惊见赵贵妃全身素裹,十分恭顺地为父亲赵壅请罪,并表示父亲愿意将其全部家产捐献出来,充盈国库,恳求皇上不要公开惩戒赵壅,以保父亲和萧定棠的名声。赵贵妃愿意为赵壅所犯国法受严惩,抽短刀欲寻自尽,一旁的侍女和萧定棠急忙上前阻拦。皇上厉声断喝不要再继续演戏,为了顾及皇室名誉,命赵壅在家里等候处置,赵贵妃赶紧带着萧定棠谢皇上开恩。随即萧定棠向赵壅转达皇上的旨意,赵壅得知女儿自作主张捐了自己的全部家产,不由得捶胸顿足,万分心痛。

  萧定权为了讨好陆文昔协同顾逢恩研制梅花香,顾逢恩向太子斥责李柏舟就是身着冠带的无赖,陆英刚一到任就得罪了他,往后还不知道惹出什么事端。

  赵壅沮丧地回到家里,一直心疼自己的钱,李柏舟指责他只顾钱财而不顾性命,随后,准备拉拢张陆正,将一份厚礼送给张陆正。

  陆英为避免女儿陷于皇子纷争,打算送陆文昔离开京都,陆文昔夜里回忆着和萧定权的过往百感交集。次日,李柏舟送来了皇上的圣旨,称皇上让陆文昔给萧定棠做侧妃,已经在离京路上的陆文昔也被拦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