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11集剧情

  陆文昔被拦下后,就被萧定棠的人看守起来,陆文普赶紧去向萧定权求助寻求良策,顾逢恩主动表示愿意帮忙,进宫劝说皇上撤回旨意,谁知皇上的回答却残忍至极,称就算不将陆文昔许配给齐王,也不会许配给太子。此时,萧定权兴冲冲地走了进来,他急忙向皇上跪下,毫不掩饰地坦言自己专门为了陆文昔而来。皇上很生气地把卢世瑜当初写的奏本扔给萧定权,上面赫然地写着一句话,卢世瑜举荐陆文昔为太子妃,但这奏本却被皇帝批示为欠妥。萧定权实在不明白父皇为什么要这么做,抱怨父皇难道自己所爱慕的一切,到最后都要让给大哥萧定棠吗?皇上对萧定权这样的做法非常反感,最终还是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的所有请求。

  萧定权眼看在父皇这里没有任何挽回的希望,于是计上心来,就让顾逢恩将此事告诉给齐王妃。正如他所料,齐王妃起初对此事一无所知,一听说有人要跟自己抢夫君,不由得大发雷霆,她在顾逢恩的怂恿下,还直接地跑到了礼部,阻止礼部颁发封妃的牒纸。顾逢恩等齐王妃离开后,又蛊惑侍卫们马上把事情通报给萧定棠,如此一来,萧定权就有机会和陆家人见面了。此时此刻,礼部何尚书在批准陆文昔为侧妃的碟纸上盖章,不料齐王妃突然闯了进来,大喊着销毁了牒纸,还威胁要扔掉印章。何尚书和礼部侍郎张公宣都十分畏惧这个母夜叉,十分惊慌地劝齐王妃住手,可王妃依然不肯罢休。就在闹得不可开交的僵持时候,萧定棠拉着脸来到礼部,齐王妃这才哭哭啼啼地停下了纠缠,当她看到丈夫坚持要娶陆文昔的时候,又开始声嘶力竭地撒泼起来,不仅拿出萧定棠当初写给自己的誓言,还作出姿态要上吊寻死。萧定棠急忙拦下她,苦无其他良策,他只好如实相告,正是王妃的父亲李柏舟做媒提的亲。齐王妃感到十分意外,不由得嚎啕大哭,誓要为自己讨个公道。李柏舟得知女儿大闹礼部,被气得团团转,他一向了解女儿的秉性,如此看来,萧定棠纳侧妃已然是没有可能,而赵壅的家产也就白白扔进国库里了。

  萧定权解决了这桩头疼之事之后,便迫不及待地去陆家见陆英,他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并不是为了娶个太子妃,而是想娶一个真心相爱的伴侣。陆英当然相信萧定权的诚意,但他为了女儿着想,告诉太子已经将陆文昔许嫁给故人之子,虽然不会荣华富贵,但总会平安地度过一生。萧定权听后感到很失望,却仍然不愿放弃,感叹道虽未见过陆文昔容颜,但却知陆文昔就象山水一样有多美,那就是自己的挚爱。可待并不是可待成追忆,而是希望陆文昔再等等自己。此时,陆文昔躲在屏风后听着萧定权的话,不由得眼泪汪汪。

  次日,陆文昔前去拜佛,她内心十分复杂,左右权衡着爹爹的话,一旦自己嫁给太子,那所有的事情就会陷于裙带之争,让政局变得越来越复杂。陆文昔感到万分沮丧,难道真的如父亲所言,相濡以沫只是佳事,只有相忘于江湖才是幸事吗?

鹤唳华亭第12集剧情

  皇上宣布举行射柳宴,兴致勃勃表示获胜者无论提出什么赏赐都答应,萧定权与萧定棠等人跟随皇上来到行宫,萧定棠跃跃欲试,萧定权心中也是感慨万千。顾逢恩明白萧定权对陆文昔仍心有所属,就善意地劝告他认清形势,可萧定权却无论如何也放不下陆文昔,他打定主意要赢得射柳比赛,打算向父皇求赐一个恩典,如愿迎娶佳人。为此,他不惜以身犯险。

  萧定权向父皇请安的时候听说父皇在与人博弈,萧定权很想知道对方的身份,但只能在外等候。原来,皇上正在和从北疆归来的长州刺史李明安畅谈国事,李明安作为皇上的亲信,这一次奉密诏专程来京都,就是皇上的心中打算,主要是为了让李明安和拥有兵权的顾思林联合起来,共同御敌,同时又相互牵制,也是因为皇上对李柏舟十分不满,打算利用李明安来制衡他。皇上特别提醒李明安提防李柏舟,他可不是好对付的,因为他在朝中有许多亲信爱将,尤其以属吕翰的天长卫为最,规模庞大,装备也属上乘,已经成为皇上的心头大患,他想让李柏舟再听话一些,他已经想好了,如果让李柏舟听话,那就不能让他再掌握军权。皇上已经想出了一个好计策,他打算让李明安把天长卫调到长州,这样既可以弱化李柏舟的势力,又能让顾思林有所顾忌,两全齐美。

  另一边,与此同时,李柏舟正在受邀吕翰的宴请,商议朝中时局走势,晚上,吕翰带领天长营之众恭迎李柏舟,吕翰特意将李明安抵达京都一事详加告知,李柏舟若有所思,对这件事思量起来。李柏舟十分狡猾,通过吕翰的这番话马上预测出皇上的心思。吕翰一向深受李柏舟的庇护,自然不愿去长州那个荒凉偏远的地方,更是对在兵部当个文职毫无兴趣。李柏舟也不愿丧去自己的军事力量,所以嘱咐吕翰务必记住,一旦这一天到来,吕翰要想办法拒绝。大家都慷慨陈词追随李柏舟和萧定棠,坚决不离京。

  李明安认为皇上的安排并不稳妥,李柏舟是中书令,可以封驳圣旨,完全可以拒绝天长卫离京。皇上表现得很坚定,表示圣旨不容抗拒,如果实在难以做到,也可以利用诱惑达到目的。

  李明安告辞,出门时遇见了萧定权,萧定权感到很意外,赶紧打听陆文昔的去向。李明安回复在路上遇到了陆文昔,她已经往长州去了。萧定权心中十分不安,李明安不由得回想皇上刚刚的话,射柳大赛不希望太子获胜。

  深夜,赵王萧定楷在庙中惊见陆文昔的画卷,顿时被画者所吸引,蒙着面纱的陆文昔出现了,索要未完的画作,萧定楷看见陆文昔的美貌,不由得心生爱意。

  第二天,射柳大赛如期举行,萧定权身手不凡,拉弓射箭,正中靶心,但是胯下之马却忽然翻腾起来,幸亏萧定权功夫了得,有惊无险,他对惊呆的萧定棠笑了笑,顾逢恩事后在这马鞍中找出两枚锋利的铁钉,附耳告诉萧定权,自己昨晚在马厩值守一夜,发现铁钉是吕翰派人放的,幕后主使一定是萧定棠。萧定棠也上场了,也箭中靶心,与萧定权平分秋色。皇上十分高兴,已经放好了胜出者的奖赏,但是萧定权表示不要任何贵重奖赏,只求赐予一人即可。皇上没有及时表态,只是顺势提出自己也想要一批人,指向远处的天长卫军队,李柏舟针锋相对,询问皇上是否想调走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