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13集剧情

  皇上提出想由李明安把吕翰的天长军队调去长州,李柏舟表示京都与长州相隔甚远,补给过长,十分不便,不是万全之计,不如从长州周边的民间充实军队。皇上十分不满,严厉告诉李柏舟,他不是在与李柏舟商议,而是传达的圣旨,不容改变。李柏舟寸步不让,表示要对本道圣旨行封驳事,吓得在场众臣不敢言语。不远处,吕翰召集一些部将,在衣服内穿戴盔甲,称朝廷若有调军之举,不能答应离开京都。

  陆文昔按照父亲之命,告知卢世瑜李明安回京,卢世瑜此时方知陆文昔与萧定权产生了感情,便安慰说也许还有挽救的机会,会想办法跟陆英沟通,放弃反对年轻人的感情。陆文昔经过再三考虑,跟个人感情相比,还是家人更重要,于是决定过几天跟随李明安去长州。卢世瑜也只好作罢,委托陆文昔亲自交给遗主一个印章,担心遗主失此遗珍会抱憾终身。陆文昔正要问物主是谁,忽然来了贵客拜访。

  皇上点名吕翰征询他的意见,是否愿意带军前往长州。此时,射柳决赛举行了,射柳宴上,皇上认为凡事靠能力,惟有能者得之。东西是,人也是。萧定权和萧定棠朝着目标飞奔而去,吕翰则策马过来,萧定权忽见吕翰腰间闪过金光,正是盔甲映照的光。萧定权发现吕翰欲对父皇行刺,决定放弃与萧定棠争胜,去追吕翰。萧定权见吕翰已经接近父皇,他急忙用箭瞄准吕翰,众人以为萧定权要对皇上谋刺。见此状的皇上张弓对之,二人相向怒射。萧定权射伤了吕翰,而皇上射中了萧定权的马,令萧定权从马背摔下。大家才看清吕翰里面穿了盔甲,他的部下也暴露无遗。

  另一边,卢世瑜正在接待来者萧定楷,萧定楷临摹了卢世瑜的书法,拿来请教,想拜卢世瑜为师,被卢世瑜婉拒,可萧定楷表示还会来拜访。卢世瑜转移话题,奇怪萧定楷不去射柳大赛,萧定楷淡然表示自己无足轻重。卢世瑜若有所思,感到萧定楷的笑容让人琢磨不透。

  吕翰被扭押到皇上面前,他不由得去看李柏舟,李柏舟顺水推舟,严加斥责其谋反之心。原来,李柏舟想让莽撞的吕翰惹恼皇上,被皇上斩首,引起他手下的天长军不满,就不可能被调往长州了。但是皇上并没有严惩吕翰,意外地称是自己特许他戴甲的,还为萧定权射伤吕翰道歉。吕翰感激涕零,愿意服从皇上一切调遣,李柏舟不由得暗暗叫苦。

  萧定棠如愿获得优胜,皇上将一条只有太子才能戴的玉带赏赐给他,引起群臣一片哗然,萧定棠沾沾自喜,萧定权则万分失望,其实这只是父皇的无奈之举,为了安抚愤怒的李柏舟。

  陆文昔在卢世瑜家抚摩着印章,上面刻着“民成”二字,很巧,萧定楷终于见到了陆文昔,与陆文昔愉快地交谈起来,他们知道了相互的身份,萧定楷想求陆文昔帮自己作一幅画,但是却被婉拒了。陆文昔询问他是否认得叫民成的人,萧定楷露出不悦,缓缓地称这个人就是皇兄萧定权。陆文昔这才明白卢世瑜的用心,但她已经决定放弃,不再与萧定权见面。

  李柏舟在府中对吕翰严厉斥责,不应该答应了皇上的要求,而萧定棠则骄傲地戴着皇上赏赐的玉带,喜不自胜。李柏舟心疼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精锐之师,竟然被一条玉带骗了,皇上果然十分了得,下定决心要削自己的兵权。

鹤唳华亭第14集剧情

  事情已然这样,李柏舟只能承认失败,叫嚣在次日的邸报上刊登皇室的丑闻,在他廷试之前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晓。与此同时,顾逢恩向萧定权抱怨皇上过分,不仅用一条玉带收回了兵权,还让李明安与父亲顾思林相互牵制。萧定权虽然心里也十分不爽,但还是顾全大局,非常严肃地劝告顾逢恩说话要谨慎,他此时更担心老师卢世瑜会得知现在发生的一切,所以他嘱咐顾逢恩一定不能让一丁点消息刊登出来,一定要跟通政司说明,能拖一时算一时,至少在廷试前千万不能登上邸报。

  在顾逢恩的斡旋下,通政司并没有刊登有关射柳比赛的消息,萧定棠看着索然无味的邸报,感到十分不满意,而李柏舟却不慌不忙、非常镇定,因为他早就料到萧定权会这么做,已经想好了应对的计策。李柏舟指使赵壅私刻了另外内容的邸报,天长营即将调动的消息被登了出来,并将这假冒的邸报渲染得人声鼎沸,使得众人议论纷纷,揣测皇上用心,担心朝政时局变化。

  而且,李柏舟还赶紧派人把这敏感极大的邸报也送到皇上手里,碰巧的是,萧定权此时正和皇上一起,他见父皇脸色难看,还以为自己授意通政司的事情已经败露,便心虚地称邸报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授意,愿意承担一切责任。皇上愤然地把邸报扔到萧定权眼前,萧定权这才明白了一切,自己被人陷害了。萧定权已经说不清了,考虑到顾逢恩还需要廷试,他只得把与通政司暗地协商的责任全部承担下来,但是声明没有让通政司极度宣扬调军。但是皇上却不相信,他认定萧定权是有意为之,是为了破坏李明安带军队入长州与顾思林制衡。萧定权不禁大惊,连连解释,原来这一切都是李柏舟的精心策划,李柏舟就是要挑拨皇上和萧定权的关系,让萧定棠击败竞争对手。

  皇上不依不饶,怀疑顾逢恩与此有关系,将通政司司长和他全部抓起来,剥夺了廷试参加权。萧定权急得跪地求饶,却见萧定棠一身素裹进来,手捧玉带恳请父皇收回此赏,免得自己难以服众,引起朝臣不满。而且还恳请父皇严惩自己,以免连累了父皇的大局,这一切表演都是李柏舟的安排。

  皇上没好气地瞧着两个跪在地上的儿子,这时,李明安焦急地前来禀报,发现天长卫军队的将士名册丢失,再补拟需要两个多月,意味着李明安无法马上带军返回长州了。皇上十分生气,责令萧定权留在行宫深刻反省,等候通知何时返回京都。萧定权拉着父皇的衣角再三挽留,但皇上却带着萧定棠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此时,顾逢恩也看到了假邸报,他赶忙去找卢世瑜,却只见到了陆英,顾逢恩只好相托,自己准备去寻找此案的蛛丝马迹,一旦自己无法脱身,还希望陆英能够保全太子。陆英深知太子被冤,便当即应允,没想到这番话被陆文昔听到了。另一边,李柏舟和赵壅正阴谋得逞,相互庆祝,许昌平也在场,私印邸报的诡计正是许昌平的主意,李柏舟惊讶许昌平的谋略,从未见过皇上,却能将圣心明察秋毫,实在高明。许昌平自信地笑着,一幅尽在掌握中的样子。

  陆英联合众御史联名上谏皇上,希望尽快让萧定棠之藩,以免引起纷争。许昌平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急忙询问赵壅是否销毁了私印邸报的证据,没想到赵壅缺乏经验,没有及时处理。李柏舟与许昌平都吓得不轻,赶紧命人破坏证据,等顾逢恩来到现场时,早已一片混乱,无据可寻。顾逢恩正在泄气时,门外传来动静,他急忙躲避于门后,发现来者居然是陆文昔。原来,陆文昔得知太子被冤后,第一时间赶到印局寻找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