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15集分集剧情介绍

  陆文昔和顾逢恩找到证据 皇上愧对太子同意其婚事

  陆文昔处事缜密,从印局找到了一些情况,顾逢恩便沿着线索找到了证据。李柏舟不久从手下得到消息,由于赵壅印的邸报数量过于庞大,京师印局便将手中的任务转给了另一家印局,正好被顾逢恩抓了个现行。李柏舟十分紧张,立即派人调御史台的陈九思过来,并组织所有私卫,务必将顾逢恩拦截到廷试之后,断然不能让他把证据呈交给皇上。

  顾逢恩准备进宫把证据交给皇上,没想到在门前就被一群侍卫阻挡了。顾逢恩猜测一定是李柏舟和萧定棠的手下,没想到来者出示了控鹤令牌,竟然是皇上派来捉拿顾逢恩和通政司司长的。顾逢恩一筹莫展,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将证据交给对方,希望能转交到皇上手中。然而,这侍卫却擅自将证据交给了不远轿中的许昌平。

  皇上责罚萧定权书面悔过,然后去守陵,一连串变本加厉的惩戒引得群臣议论纷纷,认为皇上有意废储。李重夔想从中调和,但是皇上根本不听。紧要关头,卢世瑜入宫觐见,可皇上根本听不进去。卢世瑜认为皇上还是记着过去的仇,因为萧定权三年前闯宫,再三替萧定权辩解,还痛诉自己失子往事,提醒皇上不要重演自己的悲剧,不要对太子过于严苛。皇上听后,脸上似乎有一丝缓和,但很快又恢复了原来的神情,表示绝不后悔自己的行为。萧定权听到了以后,手中的笔滑落在地上,心如死灰。卢世瑜见皇上固执已见,认为皇上是用处罚萧定权来安抚军队。皇上恼羞成怒,萧定权怕老师受到责罚,赶紧跪在地上叩头,让父皇放卢世瑜离开,甘愿留在行宫承受一切,皇上很是不屑,萧定权把老师看得比父亲还亲。

  皇上即将离开行宫,萧定权对父皇表达了心中的不安,不知以后该如何当这个储君,是否父皇想扼杀他的这颗心?不经意间又提起对陆文昔的爱恋和心痛,萧定权很想知道父皇将儿子当什么看待。

  皇上一直沉默,萧定权后来得知皇上一直都在,另一边,李明安正和皇上在一起。原来,顾逢恩为了防止见不到皇上,又准备了一份证据交给陆文昔,希望陆文昔混进行宫,转交给李明安。陆文昔果然没让失望,如愿交了出去,李明安将证据呈给皇上,皇上这才知道自己错怪了太子,不禁愧疚起来,再回想起萧定权对自己所说的掏心窝子的话,决定派人张罗陆文昔的生辰八字,与太子完婚。

  李明安与陆英私交很好,让陆文昔回去转告陆英,太子已经转危为安,千万不要再生事端。陆文昔突然发现自己遗失了装有萧定权印章的锦囊,于是急忙返回寻找,碰巧正好遇到萧定权迎面走来,手中拿着锦囊。陆文昔见锦囊被萧定权拾到,心中感到安慰许多,见萧定权想丢掉锦囊,赶紧阻拦让他留下。萧定权没有见过陆文昔面目,也就没有过多在意,两人就此错过。就在这一耽搁,陆文昔错过了出宫时间,宫门被锁,没能出去向父亲传话。

  与此同时,陆英正与众位御史核计向皇上进谏,大家跃跃欲试,决定为太子据理力争。此时,卢世瑜上前劝阻众人,一旦这么做,只会让太子陷于被动。

鹤唳华亭第16集剧情

  萧定权跟随父皇回宫,疲惫的萧定权渐入梦乡,在梦中,他再次梦见三年前的凄惨情景,晃如真实再现一般。与此同时,以陆英为首的御史们正在热血沸腾,他们认为太子已经被软禁在行宫,于是纷纷鸣起不平,一定要为太子辩出个是非,让对立面萧定棠远离京都。陆英决定让李御史和陈九言两人去宫门外先观察着,一旦发现太子没有跟随御驾回宫,就立即联合起来在廷试之后进言。

  万没想到的是,陈九言是李柏舟的卧底,他暗地里将消息传递到李府,让李柏舟事先与负责廷试的礼部何尚书串通,准备如何对抗御史。皇上凝望着熟睡的萧定权,回忆起自己对萧定权的很多严苛,而萧定权却以顺从回应自己,惭愧地想伸手抚摸儿子的脸庞。而在此时,何尚书兴冲冲地赶来报信,称廷试的试卷被老鼠咬坏了,恳请皇上更改试题和延后廷试时间。皇上没想太多就应允了,其实这正是李柏舟的授意。

  李御史和陈九言一起在宫门外等待,终于看见皇上御驾即将到来,李御史发觉廷试时间有变,便想回去告知,结果被陈九言指使的人打晕,昏倒在地。萧定权还沉浸在愉悦之中,因为他和皇上的父子关系难得有所缓解,皇上破天荒地打算与顾逢恩、萧定权吃顿家宴,还十分神秘地要告诉萧定权一个好消息。萧定权听父皇话中提起陆家,意识到自己的婚姻有望,不禁欢欣起来,如孩童一般徜徉在期待之中。

  由于没有收到李御史和陈九言的报信,陆英等人无从知道廷试时间有变,于是按原计划浩浩荡荡进入宫中,引得旁人驻足观望。陆文昔行走在回宫的路上,看见父亲正带头去进言,自责自己昨日弄丢印章延误了报信,她想上前通报,但是被其他宫人拦住了 。

  萧定权恭敬地给皇上奉茶,此时,李柏舟前来禀报,陆英带领御史为太子进见,扰乱了廷试,顾逢恩等人也正在闹。皇上顿时龙颜大怒,质问太子是否受了他的指使,行宫的事他们又是如何知晓,而后又疑心是卢世瑜意图,萧定权有言难辩,皇上命他将玉带和顶冠取下,关进囚笼送出宫去奉陵。

  卢世瑜即将动身归乡,得知太子遇到这么大的麻烦,于是决定冒死进谏,诉说先帝将太子交给自己的情形,为了开脱太子和众御史,他将所有罪责归于自己,自尽于御前,希望皇上放弃追责。就在这一刻,萧定权砸破了囚笼,冲了出来,想去唤太医,卢世瑜示意他停止施救,感叹与太子师徒了十五余载,已经到了离别的时候,回忆起太子自创的书道,命名为“金错刀”。

  卢世瑜最后死在萧定权怀中,萧定权看着敬爱的老师倒下后,一下子清醒了很多,意识到一再退让都只会换来敌人变本加厉地迫害,他已经在这世上再无牵挂,以后可以放手一搏了。于是,萧定权擦干眼泪,强忍悲伤,牢牢记住李柏舟、萧定棠等人,一定要利用好太子的身份,只要自己一日没有被废黜,就有权力与他们抗衡,就算是翻出许久前的冠礼案,也要让敌人恶有恶报。

  陆文昔惊讶地目睹了这一切变故,马不停蹄地跑向卢夫人报信,陆文昔万分自责,是自己不小心的一个差错,让卢家、陆家、顾家、太子都遭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