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鹤唳华亭电视剧

鹤唳华亭第17集剧情

  张陆正求见皇上,恳求护送恩师卢世瑜的尸首回府,自责自己身为刑部尚书,却没能阻止悲剧发生,十分痛心,请求引咎辞职。皇上一边看着张陆正,一边心想着,他清楚这一切都是李柏舟一手造成的,逼死了卢世瑜,让太子失去一只臂膀。为此,皇上打算不怪罪萧定权责任,只惩戒为首的带头者,同时让萧定棠去军队后离开。

  入夜,萧定权昏昏沉沉地回到寝宫,他再也按奈不住心中的悲伤,尽情地发泄心中郁闷,直喝得酩酊大醉,然后一头扎进水池,想冲掉今天发生的一切。可是无论萧定权怎样,都已经无法改变恩师阴阳两隔的事实。

  张绍筠家里,他非常好奇父亲张陆正一边收了李柏舟的贿赂,一边又在皇上面前站在太子和卢世瑜一边。他鉴于萧定棠即将离京,觉得不如投靠萧定权更为明智,如果能把姐姐嫁给萧定权,日后自己就是太子的小舅子,就和顾思林一样的威风。张陆正非常不看好这个儿子,认为他根本不是从政的材料,从政就难免会性命不保。李柏舟突然到来,张陆正急忙上前迎接,只见李柏舟劈头便是一通责怪,责怪张陆正收了礼,却胳膊肘往外拐。

  张陆正喃喃表示自己也是情有可原,毕竟李柏舟逼死了卢世瑜,太子必定被激怒了。李柏舟责怪卢世瑜是自己找死,自信能够凭着自己的力量保全萧定棠。张陆正进一步说出了心中的担忧,他怕陆英会成为太子的岳父,记着今天的这笔帐,将来有一天找他清算,所以他才假意为太子说话。李柏舟自负地笑着,称陆英已经犯下滔天罪行,永无翻身可能。

  赵贵妃得知萧定棠要去军队,悲伤地恳求皇上收回成命。皇上顿时翻脸,他早就看出来这一切都是赵壅和李柏舟干的好事,皇上恼怒贵妃他自己的家事也要插手,称太子不是好欺负的。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何况太子是一只乳虎,背后还有顾思林的二十万大军撑腰,如果还是不让萧定棠离京,太子难免不会翻出萧定棠等人的旧帐,到时候都要为卢世瑜陪葬!贵妃只好住口,皇上却气得捂着胸口倒下了,贵妃等人赶紧喂他服下药丸。当皇上苏醒时,只有萧定棠在外面跪着,皇上余怒未消,让萧定棠赶紧滚出京都,他一定要查出这件事的幕后主谋,以示天子君威。

  当晚,萧定权不断回忆着老师昔日的话,感叹君是天,臣是地;父是天,子是地,可中间的人又在何处,于是决定不再退缩,他要进行反击。

  次日晨,李柏舟就给皇上送来了数名御史台官员的供述,认为群臣为太子鸣不平一事的倡导者是陆英,属于故意滋事,其家人也许知情,皇上通知刑部速去缉拿。此刻,陆文昔正身着重孝,为卢世瑜守灵,卢夫人赶紧让陆文昔从后门离开,而萧定权也很快来到老师家中,他铁青着脸,严禁刑部张陆正的人再来打扰师母。

  萧定权十分沉重地走进卢府,将老师生前经常穿的披风披在棺木上,不断浮现出老师的音容笑貌,萧定权不自觉地拿起戒尺,猛然地打着自己的手心,可是任凭他再自责,已经无法再见卢世瑜了。就在此时,陆文昔出了卢府后已经被人监视,正当万分危急之时,忽然被神秘人所救,此人竟是萧定楷。

 

鹤唳华亭第18集剧情

  萧定权分析出刑部的矛头是指向陆文昔而来的,于是他当机立断,立即冲向了陆家,到达时只见陆家一片混乱,满目创痍。萧定权万分悲切,忙把年幼的陆文晋护在身内,遇见张绍筠正带着人气势汹汹地闯进来,他并不知道萧定权的太子身份,叫嚣着要惩治萧定权。萧定权一心要带走陆文晋,却因为是皇上下旨办案,他也不便违抗旨意,只好前去见父皇。

  萧定权郑重其事地禀告父皇,张陆正与陆英一向不和,现在由刑部来审理此案,难免有失公允。皇上没有说话,让太子在缪和贞两字中作出选择,作为卢世瑜的谥号。萧定权面露难色,皇上则十分淡然,如果他不处置陆英,那就证实了卢世瑜所说,是他主谋了整个事件,那么就以缪字来做谥号。太子问皇上是否想用陆英全家换取卢世瑜的清名,皇上的脸上冷笑了一下,他如今是把给卢世瑜责任认定的机会交给了太子。萧定权陷入两难,他既不想让恩师带着罪责入土,又不忍心连累陆家无辜蒙难,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萧定权还是为卢世瑜选了“贞”字做谥号,这也就等于判了陆家一家死刑。皇上让人把太子选定的谥字送给礼部,无论他以后在与不在,永远都不要更改。

  萧定楷十分悉心地照料着陆文昔,还将她送到李明安府中,李明安正接到离京回长州的圣旨,他决定想办法救出陆文晋,再带着陆文昔一道离开。陆文昔神情一变,意识到了李明安话中的含义,她郑重地向他恳求,希望能让陆英和哥哥陆文普平安,李明安十分无奈地转过身去,自己与陆英有着20年的交情,如果有一线希望能帮上忙,一定不会置之不理。陆文昔也不忍心为难他人,坚强地擦去眼泪,拿起行李告辞而去,断然离开了李府,回到洗劫一空的陆府,凝望着自己还未画完的画。

  陆文昔刚一离开,李夫人就难过起来,责怪丈夫不替陆英求情。李明安也有难处,他现在刚得到天长卫军队,如果在此时向皇上求情,恐怕会被怀疑是耀武扬威,到时也是无济于事。

  卢世瑜的谥号下达到卢府,卢夫人触景生情,更加伤心。而顾逢恩当日也受到贬斥,被削去了功名和终身参试的权利,他难过地难以支撑,来卢府祭拜恩师。萧定权得到消息后,前来把顾逢恩接走,在回去的路中遇到了陆文昔,陆文昔拦住太子去路,称想求见太子。她手捧画作,恳请萧定权能看一眼,其实她有更重要的一层意思,希望他能出马相救父兄。萧定权坐在软轿内一蹶不振,他自觉没有脸见陆文昔,最后自己选择舍弃了陆家。最终,萧定权把画揉皱扔了出去,陆文昔的心顿时跌进了谷底,彻底绝望了,看来李明安说的没错,李明安曾对她说过,即使她全家有难,但太子也不会出手相救,因为太子毕竟是君王,不会顾惜与她的旧情。萧定权隔着轿帘,只能看见陆文昔的手紧紧攥着画卷,等到陆文昔渐渐远去,萧定权整个人瘫软在地,他第一次感到自己如此无能,他最在乎地想要保护的人,却被自己亲手断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