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精英律师电视剧

精英律师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戴曦收到罗槟名片 罗槟接手任晓年官司

  当代大都市。咖啡馆打工妹戴曦帮好友送餐到律师楼,戴曦虽为打工妹却熟谙法律,经常帮朋友提供法律帮助。戴曦提着打包好的餐饮后脚步匆匆地走进写字楼电梯,紧随戴曦身后的是律所有名的律师罗槟和顾婕。罗槟走进电梯后,电梯超载报警。电梯里的白领们劝最后上来的人能够下去,在众人七嘴八舌的催促下,罗槟请戴曦下去。

  戴曦不满地争辩说,自己不是最后一个上来的,而且自己要送餐到十九楼,迟到的话会被客户取消订单。戴曦让最后一个上来的罗槟自觉地出电梯。罗槟忙着回律所商量事情,他递给戴曦一张名片,他说戴曦如果因为这次送餐的事失去工作,自己一定帮她打赢官司。戴曦接过名片将信将疑地下了电梯。

  戴曦转乘另一个电梯,结果匆忙间快餐袋被电梯门夹了一下而损坏。戴曦懊恼不已。当戴曦重新做好新的一份餐饮到达律师楼时,订餐的客户何赛早就等得不烦恼。何赛也是律所的有名律师,是罗槟大学同学,但却与罗槟水火不容,大有既生瑜何生亮的架式。何赛气恼戴曦迟到,他故意掏出手机一番操作后告诉戴曦自己取消了送餐订单。戴曦恼羞成怒地愤然离开。

  律所负责人封印正在跟罗槟讨论客户任晓年的案子,任晓年的案子是与一位名叫吴美薇的女士打的抄袭剽窃案。任晓年财大气粗,貌似不是良人,但贵在多金。封印不想放弃挣钱的机会,准备把何赛负责的这起案子转给罗槟。罗槟问秘书栗娜这起案子的情况,栗娜介绍说任晓年是个非常难缠的人,他们之前找的律师叫刘英美,而刘英美正是何赛的姐夫,所以这个案子兜兜转转跟罗槟还有些关系。

  罗槟在机场候机厅见到任晓年,罗槟直白地告诉任晓年,他想换刘英美实在不妥,刘英美想收买的律师名叫麦飞,而这个麦飞过去是自己的实习生,还是因为不够优秀被自己开除的人。

  晚上戴曦答应别人帮人家写律师函,麦飞责怪戴曦又帮自己乱揽事。这时戴曦的同居女室友吴美薇对麦飞抱怨罗槟的秘书栗娜给自己乱出主意,戴曦灵光一闪地说自己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去找罗槟。戴曦拿出罗槟给自己的名片。

  封印正跟何赛商量事,在何赛的提议下,律所成立了公益机构。何赛说自己要去参加公益,所以律所值班的事要罗槟来做。罗槟不满地抱怨。封印建议罗槟找个助理,栗娜只是他的秘书,但像律师函这种事还是需要一个懂法律的助理来办。

  罗槟到咖啡厅见麦飞和他的当事人吴美薇,吴美薇正是与任晓年打官司的一方,她状告任晓年侵权一事。罗槟的气场让做过他实习生的麦飞无形中感到巨大的压力。

精英律师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戴曦做了罗槟助理 戴曦与罗槟意见相悖

  罗槟对戴曦提出和解条件,他说可以给吴美薇五百万投资款同时为戴曦提供一份工作,这是双赢的结果。麦飞愤怒地拒绝了罗槟。罗槟自信地笑着离开,他说下班前他们随时可以改变主意。麦飞责怪戴曦被罗槟抓住软肋中了他的圈套,但戴曦却觉得这确实是个双赢的结果。

  吴美薇只看到他们争吵却不明所以。罗槟这时笑着把和解条件告诉吴美薇,吴美薇竟然毫不犹豫地同意和解了。麦飞气急败坏地离开。罗槟自信地笑笑,有种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感觉。罗槟离开前再次给了戴曦一张名片。

  何赛倡议成立了公益律师活动,他还为此排了值班表。罗槟被排了值班,他十分恼怒,他说自己不可能在何赛的管理之下。何赛这时走过来,两人说到公益活动的事,何赛和罗槟又针尖对麦芒地剧烈争吵。罗槟秘书栗娜看两人孩子般地针锋相对哭笑不得。

  戴曦拉着麦飞吃大排档,戴曦接到几面之缘的朋友的电话,对方向她咨询一些法律方面的事,戴曦给出专业的建议。麦飞气恼地责怪戴曦乱给自己招惹事,连让他堵心的吴美薇的官司都是她帮自己招来的。麦飞说到生气处脱口而出地说戴曦一手好牌打得稀烂,混到现在连参加司法考试的机会都没有。戴曦被说到痛处愤然离开。路上戴曦给罗槟打了电话。

  次日罗槟气势汹汹地找到何赛,罗槟质问他为什么要背后诋毁自己,败坏自己的名名誉。何赛还理直气壮,罗槟以狠恶狠狠的口气威胁何赛不要再做损人不利已的事。

  罗槟找封印反映值班的事,他说自己不想值班。封印却建议他找一个助理,他说自己并不是非要他值班,他可以安排助理帮他值。说话间戴曦找到律师楼,她是来应聘工作的。罗槟见到戴曦盘问她的学历,戴曦如实相告,她还说自己上过法学院,如果不是因为后来出事,自己也不会没毕业。

  罗槟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戴曦却不愿多说。罗槟还是接收下戴曦,戴曦刚坐定就看到何赛拿着材料批评下属。戴曦被何赛的气势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罗槟正准备出去时他的司机马师傅沮丧地走过来,马师傅说自己帮人送医院一路闯了红灯被扣光了驾照的分。罗槟当即表示等自己回来,自己一定帮他要来。栗娜最后把马师傅带到戴曦面前,她让戴曦帮马师傅出律师函。罗槟不久接到马师傅电话,马师傅告诉罗槟,戴曦已经帮自己办妥了此事。罗槟有些意外。

  戴曦陪着罗槟去见章柯,章柯因为想创业所以付了违约金离开老板郑凯旋。罗槟受郑凯旋委托来找章柯,罗槟郑重地说,章柯有竞业协议,他不能独立创业。章柯愤怒地说,自己在郑凯旋名下受尽冷遇差点抑郁。罗槟根本不听这些。

  戴曦追着罗槟质问他为什么不相信章柯,罗槟却觉得自己没有做错。戴曦返回咖啡厅,她给章柯出主意让他以妻子的名义创业,这样就摆脱了竞业协议。章柯茅塞顿开。戴曦回到律所后,罗槟大发雷霆,他说戴曦自作主张的办法只会逼着自己对章柯使用更狠的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