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分集剧情网 > 热播剧 > 完美关系电视剧

完美关系第19集分集剧情介绍

  卫哲与江达琳海外工作困难重重 谭新凯收受贿赂帮助肖雅竞标

  邦尼虽然收下了林肯的礼物,可还是把林肯拒之门外,看着楼下跟自己打招呼的林肯,邦尼却没有理会他,掉头回了房间。卫哲为约翰单独拟定了补偿计划,还说唐正保证可以给约翰推荐一份新的工作,希望他能接受裁员,并给剩下的员工做一个表率,但约翰却执意让唐正到澳洲见自己,让唐正来和自己好好说清楚,卫哲见约翰不肯接受协议,便说他们裁员程序完全符合法律规定,让约翰适可而止,约翰却撕掉了那份协议书,掉头离开。

  卫哲觉得约翰的抵触情绪太大,便问铃铛网分公司的主管刘旭阳是否还有别的原因,刘旭阳称他们觉得被唐正被骗了,当初约翰在墨尔本工作稳定,工资也不错,是唐正把约翰忽悠到悉尼分部创业,当初对约翰的承诺一句也没有兑现,现在要裁掉约翰,却脸面都不肯见一面。这时,刘旭阳突然接到电话,唐正的儿子出了交通事故,他现在要赶去处理,刘旭阳离开后,江达琳觉得唐正理应来见约翰一面,卫哲却说唐正出这么大一笔公关费就是不想自己面对约翰他们,现在让唐正出面,只会显得公司的人员无能。

  袁肃找来肖雅让她接替沈英杰跟进小力士奶粉的项目,强调名仕公关不能丢掉飞扬集团这个大客户,让她接手这个案子后先去见谭新凯。肖雅依言约出谭新凯,聊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后,她拿出一个信封要贿赂谭新凯,谭新凯一番推却后收下了信封。

  江达琳急匆匆地找到卫哲,她打开酒店内的电视,约翰醉酒闯入铃铛网悉尼办事处的事情上了新闻,他也被警察给抓了。卫哲和江达琳赶紧赶到铃铛网公司,卫哲让刘旭阳赶快找律师把约翰保出来,江达琳则要了约翰的家庭住址,打算去安抚约翰的家人,避免事态扩大。二人来到约翰的家,江达琳表明身份后却惹来丁太太的怒骂,丁太太气得赶卫哲他们走,又转头指责起女儿,卫哲看着眼前这一幕,想起了童年时父母的争吵,卫哲的心理阴影涌上心头,情绪激动地指责起丁太太。

  卫哲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江达琳赶紧追上他,正当江达琳束手无策时,又接到了刘旭阳的电话,说约翰在警察局里自杀,现在正在医院抢救,江达琳赶紧把消息告诉了卫哲,卫哲恍恍惚惚地回了酒店,焦虑症突然发作,江达琳赶紧安抚卫哲,让卫哲把自己当做他的心理医生,有什么事情可以和自己说。江达琳说卫哲的焦虑症发作是因为他和他自己过不去,卫哲有些惊讶江达琳说的话和自己的心理医生说的一模一样,卫哲的情绪好不容易平稳了下来,江达琳这才说自己刚刚被卫哲吓了一跳,虽然自己不是卫哲的家人,但也愿意陪着卫哲渡过难关,这时,刘旭阳打来电话,说约翰已经抢救过来了,约翰只是一时冲动,现在非常后悔,听了这个消息,卫哲才放心下来。

  飞扬集团内,最后一次讲标就要开始,飞扬的大老板艾文也来听讲标,舒晴讲到打算用实景魔术展示时,艾文和闫总却窃窃私语起来,舒晴以为出了什么问题,艾文说名仕公关也打算用实景魔术,觉得他们两家公司想到了一起去,讲标结束后,舒晴向闫总指责名仕公关剽窃了自己的方案,闫总却觉得名仕公关先讲标,根本没时间可以剽窃DL公司的方案。

  下午,卫哲问刘旭阳唐正是不是来了悉尼,因为唐正特别爱他的独生子,他的儿子出了车祸,他一定会来悉尼,刘旭阳有些为难,说唐正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在悉尼,特别是卫哲和江达琳。卫哲称躲是躲不过去的,唐正必须要给约翰一个交代,他劝刘旭阳说出唐正在哪。一番挣扎之下,刘旭阳还是带着卫哲来找唐正,卫哲和江达琳都希望唐正可以出面安抚员工情绪。

  谭新凯和肖雅在饭店吃饭时正好被路易斯看到,原来这次竞标,谭新凯还是帮助了肖雅,肖雅还承诺如果名仕公关中标,还可以把利润的百分之五分给谭新凯,路易斯拍下了谭新凯收受贿赂的全过程。

完美关系第20集分集剧情介绍

  铃铛网裁员案结束江达琳遇险 卫哲得知情况让路易斯调查谭新凯

  舒晴误以为沈英杰泄露了她的创意,沈英杰面对舒晴的质问有些疑惑,舒晴觉得他是在装傻充愣,沈英杰想让舒晴冷静下来听自己解释,可舒晴根本停不下来,沈英杰被气得头脑发昏,口不择言地指责舒晴从来没有跟他仔细说过关于她儿子的事情,舒晴听后伤心不已,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唐正听从了卫哲的建议,决定亲自面对铃铛网剩下不肯接受裁员的员工,唐正在会议室里给员工们摆了一桌火锅,可员工们对唐正都没有什么好脸。唐正向员工们坦白,现在只有把他们辞退,才能降低高额的运营费用,铃铛网才能存活下来,他觉得对不起员工们,十分诚恳地向他们鞠躬道歉,员工们的眼眶也湿润了,他们只是想让唐正给一个交代,现在他们也不会多纠缠,纷纷喝下了道别的酒。

  铃铛网裁员的案子总算是圆满结束,江达琳和卫哲在饭店里庆祝时,一伙持枪劫匪冲进饭店,卫哲叮嘱江达琳不要乱动,不要看劫匪们的眼睛,劫匪要什么他们就给什么。劫匪过来抢了江达琳的包,又要抢江达琳脖子上的项链,江达琳执意不肯交出江远鹏送给自己的项链,卫哲见情况危急,鼓起勇气对劫匪突然袭击,在饭店其他人的协助下,劫匪们终于被控制住了。

  沈英杰郁闷不已地回了公司,向肖雅问起讲标的情况,又去办公室找了袁肃,问他到底有没有剽窃DL的方案,袁肃不肯承认。沈英杰找到舒晴道歉,并向她保证,自己绝对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舒晴毫不领情,拿出手机录音让沈英杰承认就是他们在背后做了手脚,沈英杰坚持说自己没有做过,但舒晴仍然不相信沈英俊。

  卫哲和江达琳脱离险境后,一起来到湖边散步,江达琳觉得这一次出国连连遇险,以后再也不想来了,卫哲却觉得自己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澳洲一定是自己的福地。卫哲和江达琳刚下飞机,就看见谭新凯在机场等候,他第一时间给江达琳送上了花,几人正要离开时,卫哲遇上了他的朋友,贝拉时装裴总的女儿裴瑜,裴瑜刚从米兰回国,对卫哲十分热情,毫不避讳地介绍自己是卫哲的前女友。裴瑜送卫哲回家,她对卫哲还是旧情难忘,在车上调戏着卫哲,但卫哲却不为所动,谭新凯送江达琳回家,他想要送江达琳上楼,可江达琳却拦住了他,谭新凯只好作罢。

  江达琳回公司上班后,舒晴来向江达琳汇报小力士奶粉项目所出的问题,称自己的方案很有可能被剽窃了,让江达琳有一个心理准备,小力士奶粉的项目可能会流产。路易斯也向卫哲说了小力士奶粉项目的事情,还把谭新凯和肖雅的照片给卫哲看了,说出了自己的怀疑,江达琳刚好来找卫哲,无意间听到了路易斯怀疑谭新凯的话,江达琳有些尴尬,悄悄离开了,卫哲则吩咐路易斯继续调查谭新凯。

  林肯正在装修房子的时候遇到了路过的邦尼,邦尼见林肯只租了一年就要重新装修房子有些惊讶,得知林肯花了二十万装修后更加不解,觉得林肯一定是被装修公司骗了,让他把合同给自己看看。江达琳和谭新凯一起吃饭的时候心神不宁,犹豫了半天,她还是向谭新凯问起DL公司标书被剽窃的事情,还问他和肖雅熟不熟,谭新凯有些紧张,说肖雅要给自己三十万,但是自己没有拿,江达琳有些不好意思,觉得是自己误会了谭新凯。

  谭新凯知道卫哲还在调查自己以后,在江达琳面前说起卫哲的坏话,怀疑卫哲是喜欢江达琳,还猜测一定是卫哲去找李月如告状,江达琳却根本不知道李月如找过谭新凯,并且阻止二人的交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