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剧奇吧 > 热播剧 > 风起霓裳电视剧

  第1集

  唐高宗永徽年间,杨妃将成为新后,林尚服严阵以待,叮嘱下属们小心绣制衣裳,宫里的衣裳皆由尚服局负责,林尚服是尚服局主管,如果下属们绣制衣裳出了差池,整个尚服局都将受到牵连。杨妃即将荣升皇后,林尚服心事重重,担心尚服局绣制出来的衣裳不入杨妃法眼,一旦杨妃对尚服局绣制的衣裳不满意,林尚服也将难咎其职。卓绵一心想升职,她跟随林尚服到城头散步,眼见林尚服愁眉不展,她趁机为林尚服排忧解难,提议自做主张先为杨妃做袆衣。做袆衣可不是小事情,尚服局上下几乎找不出可以做袆服的绣娘。林尚服陷入到了苦恼中,卓锦娘趁机主动请缨,提议由自己负责绣制袆服。林尚服见卓锦娘胸有成竹,当即打消了顾虑,同意由卓锦娘负责做皇后袆服。卓锦娘急功近利,没有花时间专研如何绣制皇后袆服,很快做出了自我感觉良好的皇后袆服。林尚服打量呈现在眼前的皇帝袆服,不由雷霆大怒。卓锦娘绣制的皇后袆服一无是处,林尚服怒气冲天痛骂了卓锦娘一顿,顺带提起了卓锦娘的师傅安氏。当年安氏在宫里的刺绣手艺数一数一,后来安氏厌倦了宫中权利争夺,在长孙皇后的许可下离开了皇宫,去向不明。林尚服佩服安氏的刺绣手艺,数落卓锦娘的手艺跟师傅安氏相比,天差地别。卓锦娘被林尚服骂得狗头淋血,心有不甘出宫,找到了师傅安氏。师徒俩人在院里相见,安氏面色变得有些不自然,吩咐仆从叫琉璃回家。安氏带领卓锦娘进房详谈,卓锦娘表明来意,提起自己做的皇后袆服过于平淡,希望安氏出手帮忙。卓锦娘带来了自己做的皇后袆服,要求安氏帮忙修改,安氏已经出宫多年,不愿意再跟皇宫沾上关系。卓锦娘计上心来,提起之前安氏吩咐仆人叫琉璃回家,她猜到琉璃是安氏的女儿。安氏被卓锦娘抓到了把柄,无奈之下请求卓锦娘保守秘密,她愿意帮卓锦娘修改皇后袆衣。卓锦娘留下皇后袆衣离去,安氏发现女儿琉璃在房里拿着一根银针玩耍。琉璃继承了母亲安氏制衣手艺,一把普通的银针到了她的手里,她可以绣出让人叹为观止的刺绣。安氏拿起女儿琉璃绣好的娟帕,惊怒交加痛骂了女儿琉璃一顿。她不希望女儿琉璃走她的老路,一入制衣深似海。苏定安将军前往寺庙找方丈下棋,青年小生裴守约慕名而至,提出拜苏定安为师。苏定安出难题考裴守约,要求裴守约射中指定的树叶,裴守约未能通过考核,苏定好趁机拒绝收守约为徒。

  第2集

  大郎得知妻子安氏修改皇后袆衣,生怕引来灭门之灾。小妾曹氏趁机献计,提议大郎修掉安氏,只要大郎与安氏解除夫妻关系,就算安氏因为修改皇后袆衣引祸上身,大郎全家也能置身事外。安氏接受了曹氏的提议,愿意被大郎休掉。安氏为自己留了后路,她把像征自己天下第一针身份的金针交给女儿琉璃,叮嘱琉璃跟随安四郎在武元华府上暂住,武元华邀请安四郎到府上做婚服,琉璃一同随行。苏定安决定在寺庙跟方丈下三天三夜的棋,裴行俭在寺庙外面守候,执意拜苏定安为师。苏定安的贴身护卫守在寺庙外面,劝说裴行俭离去。裴行俭曾经答应苏定安,不能踏入寺庙一步,他计上心来飞檐走壁进入寺庙,踩在庙中的横梁上。贴身护卫在地下提醒裴行俭进入了寺庙,食了言。裴行俭辨称自己没有在地上行走一步,因此没有食言。琉璃来寺庙为母亲安氏求签,裴行俭藏在神台上方的横梁上,眼见琉璃小小年纪心事重重,不由动了恻隐之心,略施手段改变了琉璃求的签运,让琉璃以为自己求到了上上签。琉璃求到上上签后产生了疑心,抬头看向神台。裴行俭吓得赶紧躲藏,一不小心掉落了捡到的精美刺绣。琉璃伸手接住了从空中落下来的刺绣,发现刺绣出自自己之手。琉璃离去后,裴行俭落到地上见已经跟方丈下完盲棋的苏定安。方才他改变琉璃的签运,苏定安早已看在眼里。求签如果人为改变,是对神灵不敬。裴行俭解释自己不忍心看着琉璃发愁,希望上上签能给琉璃带来动力。裴行俭提起当年苏定安带兵以少胜多,打败了东突厥,证明了不可为也可为之。苏定安见裴行俭为人豪爽,当场宣布收裴行俭为徒。安氏修改好了皇后袆衣,卓锦娘取走了皇后袆衣,陪同林尚服送皇后袆衣给杨妃。唐太宗忽然驾临,训斥杨妃还未正式成为皇后,已经迫不及待做皇后袆衣了。杨妃其实不知道林尚服私自做了一件皇后袆衣,为了证明自己不知情,杨妃撞破自己的额头求死。唐太宗大吃一惊,赶紧命人叫太医为杨妃疗伤。私做皇后袆衣是大事,唐太宗决定关押卓锦娘与林尚服,卓锦娘求生心切,将责任推到安氏身上,谎称是安氏制出了皇后袆衣。唐太宗命令卓锦娘陪同官差出宫捉拿安氏,大郎保命心切,拿出当初事先写好的休书,证实自己与安氏断了夫妻情份。安氏被官差带回宫里,武元华听到消息,委托跟家里有交情的裴行俭带琉璃逃难。裴行俭骑马带琉璃逃走,琉璃不忍心牵连裴行俭,割破了系住木框的绳索,连人带木框从马上掉落,昏迷不醒落入到了赶来的卓锦娘手里。

风起霓裳相关剧情介绍